浅水水面

[存档] Cup of Joe_1.1

*多年前的旧坑…暂且搬来存档。

---


+++++ 


1. 
“十二个双层鱼肉汉堡,五大包薯条,还有……八杯咖啡。”米亚看了看手里的购物单,上面蚯蚓一样扭动着的字体记录着几个人要的东西。要是在平时,打个电话就能做到的事情完全不需要他亲自跑腿,但烟雾弥漫的会议室让人一刻钟也不想多待。趁这个机会,他能在路灯下喘口气,初冬的夜风正好能吹散他身上缭绕着的烟味,还有头脑里盘踞着的那些……照片。 
“您要的十二个鱼肉汉堡。”黑人服务员粗声应答着,虽然是女人,但她的粗壮的和半英尺长的黑色汗毛在统一漂白的“鸡上士”快餐制服袖下飘扬着,简直像是国庆日里人们挂在床边的星...

最近感受到的事情,稍微有点惊讶,所以正式地记录下来。

烦恼和悔恨和痛苦和压力和...意外的能帮助 注意力的集中...
但厌恶并不包括其中。

我确实是悠闲太久了。

一月

  • 稍微做点日常笔记吧。其实也就是把weibo的翻一遍。

因为全是个人偏见的厉害……无法丢去豆瓣,那就这里咯。


  • 小说

-【短】寒花葬志 
个人并不是很吃归有光这套,不过名字真是别致

-【短】三岛……?
看了笔记说是看过一篇但已经记不起来了……记不起来就说明没必要记起来嗯…

-【短】任启光 | 印度“铁娘子”的政治遗产 
别人的读书笔记http://t.cn/R4p7DCZ,一篇完整的读书笔记的写作方式

-【best】黑太岁
背景设定在咱家……于是倍加拜服。生活了这么多年、包括小说里重点描写的那附近,从小一直就有种莫名的感觉……神秘...

2015-8-31 05:48:42

「mind is willing but the flesh is weak」

同一个警兆,这是第三次出现。

每次都是成对的,既有我所身处的一侧也有我所注视的一侧。
一而再再而三地说,劝阻我走上正路。

并不是是说罪恶、作奸犯科、小偷小摸才是所谓邪路。
只是所谓的“成为大人”。

这种,在无数文学、影视、创作里被作为反例,所嘲讽着的。
“成为你所讨厌的人”
“我如何杀掉我自己”

但那些也都是偏见。

并不是说,成为大人这件事本身有多么值得夸耀,或者着重地说,或者……嗯,
像之前所看到的,需要写录成为的内容,除了记叙,也是用作说服自己。
在此刻看似明晰透彻的道理,隔一天,又或者起身沏茶倒水之后,就会有忘得干净,重新陷入名为烦...

Shawty's like a melody in my head
That I can't keep out
Got me singin' like
Na na na na everyday
It's like my iPod stuck on replay, replay-ay-ay-ay [2x]

Remember the first time we met
You was at the mall with your friend
I was scared to approach ya
But then you came closer
Hopin' you would give me a chance...

"Centuries"

[Intro:]
Du du du du-du du du
Du du du du du-du du du

[Chorus:]
Some legends are told
Some turn to dust or to gold
But you will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for centuries
And just one mistake
Is all it will take
We'll go down in history
Remember me for centuries
Hey, hey, hey
Remember me for centuries...

存档灵魂:

Iridescent
虹变


【歌词】


When you were standing in the wake of devastation
伫立在浩劫复苏的大地
When you were waiting on the edge of the unknown
徘徊在迷茫未知的边缘
With the cataclysm raining down
灾难暴风骤雨般降临
Insides crying "save me now" 
灵魂深处呐喊 "拯救我就在此刻” 
You were there impossibly...

1014 | B.E.B. | RI | USA .Lo-fi.INStagram.

compromise.

1110914 | 47 s.s. | RI | USA .b&w.INStagram.

九流故事|尸控犬

“是的,先生,我说过、我们的产品,非常仿真,完全可靠。”

“很好,那非常好。”乔治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黑色巨犬竖起的耳朵,在他身后,数十条毛色各异的大型犬,金毛寻回犬、法老王猎犬、德国牧羊犬、阿富汗猎犬,安静地吐着舌头,钟摆般以完全一致的动态点着头。

乔治依然在回味着成功带来的甜美喜悦。本次的接洽会非常成功,匿名而挑剔的富豪,带着巨额的订单,在所有其他中介公司都在被富豪的刁钻怪癖而耍的团团转的时候,只有他、乔治成功了——带着一个方针的各色的大型犬队列!即使是吹着笛子的花衣笛手也不会比他做的更成功。从浅色皮毛的阿富汗猎犬到一身昏黑的比利时牧羊犬,当他引领者他的狗狗欢迎队,去迎接那位痴

1 / 6

© 浅薄无知 | Powered by LOFTER